八司乳酪

我是八司/源束之
慎fo,墙头太多。
非商用抱图评论一下就好

【安雷/爽文】无。(新旧设出没注意)

FT : 军训见习没带画本,瞎几把写吧。
写到最后发现他妈的成了安哥的独白,事实证明我不会写文,快乐。

■非常我流。
■我流严重
■OOC




“安迷修。”


低声卷着沙哑从雷狮的喉咙里滚出来,像是带着导火屑燃烧的味道,融入了本就污浊的空气里。他踢开脚边被巨锤击得粉碎的石块儿,尘土飞扬,模糊视线,但狮子的视线是不会被区区烟尘干扰的。


雷狮瞪着他紫色的眼睛,恼怒在跳跃,烧着冷色的火焰,或许下一秒就要把他面前的人燃成灰烬。

“你最好想清楚,现在你面前的到底是谁。”
——你装在心念里的到底是谁。



被雄狮锐利视线锁住的棕发男人仰躺在石块瓦砾上,刚刚的猛烈撞击给他制造了轻微的脑震荡。意识开出模糊的水花,他克制住短暂障碍,极力捕捉到雷狮吐出的字句。


安迷修给予的回应是冗长的沉默。



——他很清楚,面前暴跳如雷的青年并不是他记忆里的王储,但他却又是王储,只是哪里变得不同。好比镜像,如出一辙的模样,截然相反的方向。

安迷修抽吸着空气,尘土勾起他一阵咳嗽。他的心快要跳出来了,砰砰地砸在他心口上,这并不只是因为打斗,而是因为其他的,更揪人心弦的情感像是潮水一拥而上,淹没了他。他承认,就像雷狮说的,自己对布伦达的执念无法剥离,但他又明知这位优秀的王储可遇不可求,在布伦达眼里,自己不过一柄利剑,这也正是他身为骑士的意义。

时如水旋,在同他亲爱的王储别过分离的日子里,布伦达的身影越洗越淡,安迷修几乎都快忘了那追寻的身影,记忆被冲淡成单色的胶片。


唯独留下了寸缕,然而现在它们却跟面前猖狂又鲜活的暴雷重合了。没有人可以完全同另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如此细致入微,没有。

雷狮的出现给了安迷修沉重一击。
他跟布伦达太像了,也太明亮了。

是啊,谁不喜欢鲜活的生命,谁不喜欢触及温暖的感觉。
即便雷狮的温暖总会带着丝丝扎人的电流。

再圣洁的人都会有阴暗贪婪的思想,他们不过是被那些光亮遮盖了,掩藏了,但不代表他们不存在了。

人更愿意拥抱可及的温度,即便那不是本来的索求。或许他又有什么把握,抓住眼前的暖意就会离着本意更进一步。

安迷修想着,握紧剑柄的指节更紧了,他咽下浑身疼痛,从石堆里摇晃起身。

他不是他,不是。
骑士的王储是独一无二的。


“我想说,抱歉,雷狮。”
“不是你,也不会是你。”
“你不过是在下需要铲除的恶人。”

我只会同你刃锋相向。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6 )

© 八司乳酪 | Powered by LOFTER